抖阴h

   ♂? ,,

   “演讲稿,我可以帮搞定,但是也得帮我一个忙作为交换。”林熙蓉在电话里笑吟吟说道。

   薛晨问了一下是什么事需要要他帮忙,但林熙蓉说电话里说不清楚,提议见面谈,说了一个咖啡厅,明天上午见面。

   翌日,在咖啡厅,薛晨和林熙蓉见了面。

   “林大记者,不,林大主持人,好啊,真是不好意思,耽误的宝贵时间了。”薛晨看到长腿细腰,戴着金丝眼镜,黑色长发盘着云髻的林熙蓉快步走过来,站起了身,开着玩笑,打了声招呼。

   林熙蓉睨了薛晨一眼,涂着粉色水晶唇膏的嘴角翘起一个好看的弧度,笑呵呵的说道:“捡漏王先生,太客气了。”

   “呃……”薛晨挠挠头,有些尴尬的问道,“是听谁说的?”虽然捡漏王三个字没有贬义,而是肯定和赞美,但他听着是真的别扭,尤其是被当面这么称呼,怪怪的,很不自在。

   林熙蓉抿唇浅笑,坐在了对面,明媚的双眸中流动着光彩:“虽然我不是纯正古玩圈内的人,但是也经常接触,尤其是我最近正在策划和古玩相关的一档栏目,随便上网一搜,就看到的消息喽。”

   林熙蓉又说,就算没有这个电话,她也会打给他的。

   “我最近正在独自策划一个栏目,就是和古玩鉴定相关的,打算先试试水,每个星期一期,一共四期,打算邀请做嘉宾,一起录制节目。”

   “我?”薛晨指了指自己的鼻子。

   “怎么,不肯帮我这个忙吗?”林熙蓉静静的看着,轻哼一声。

   清纯校花户外郊游气质街拍甜美动人

   “也不是不帮,就是我也不是专业人士,没有录过节目,一点经验都没有啊,怕给的节目搞砸了,如果真需要一个嘉宾,邀请陈溯源这些老先生最合适不过了,知识渊博,名气又大。”

   林熙蓉笑着摇了下头:“就不用妄自菲薄了,陈溯源先生的名气的确大,但也仅限在海城市,和云州省内罢了,现在去国各地的古玩圈可都知道捡漏王,厉害着呢,随随便便就发现了一个青花压手杯,赚了上亿,这是多大的噱头啊,肯定会吸引很多人观看的。”

   看到薛晨还有些犹犹豫豫,她浅浅一笑,知道他谁没有录制过节目,所以怕做不好,搞砸了,于是安慰了一句:“谁都有第一次的。”

   “是啊,什么事都有第一次。”薛晨点点头。

   两人说着说着就都不说话了,隐隐的感觉气氛有点怪,实在是“第一次”这三个字听起来总是有点怪怪的,很容易让人想歪了。

   林熙蓉端起咖啡杯,微微的垂着头,喝了一口,脸颊微微红了一丝。

   薛晨也轻咳一声:“那就这么说定了,帮我写一份演讲稿,我帮录制节目?”

   “好。”林熙蓉一手握着咖啡杯,另一手拿着勺子轻轻的搅动着,“现在在国的古玩圈也算是小有名气了,算是个名人了,有什么感受?就连的母校都邀请回去做演讲了,要是我没有记错了,乔副省长也是海城大学的学生,也在前两年做过同样的演讲。”

   薛晨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:“我算什么名人,如果我真的是名人,坐在这里喝咖啡,早就应该有人过来要签名了,不是吗?”

   “说的有点道理。”林熙蓉赞同的点了点脑瓜,然后就翻开了自己身边的包,取出了一张纸和笔,放在了薛晨的面前,神情促狭,“喏,给我签个名吧,大名人。”

   薛晨看着自己面前的纸和笔,愣了愣,也被林熙蓉的动作给弄的无语了:“这不是在笑话我吧。”

   “怎么会?”林熙蓉一手托着腮,白皙脸蛋上的神情认真了许多,“在我心里可是名人级别的呢。”

   “真的?”薛晨半信半疑。

   “当然,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,是在永泰街的古玩鉴赏大会,当时就在想,三个人比赛,就一个人这么年轻,肯定要被欺负了,可没想到,最后夺得了第一,当时我真的惊讶了很久很久。”

   回忆到那次经历,林熙蓉有种不真实的感觉,做梦也没想到那时那个站在台上的青涩年轻人会走到今天,会和自己坐在一起喝咖啡谈笑,真的是不可思议。

   “现在,又成了国古玩圈公认的捡漏王,说真的,我很敬佩也挺崇拜呢,能够让一个国范围内的群体达成统一的共识,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而做到了。”

   听到林熙蓉这么直接了当毫不掩饰又真诚的称赞自己,薛晨还真有点不太好意思了,摸了摸鼻子,心里当然也是挺欣然的,没有人不喜欢被表扬。

   两人又仔细的谈了一下演讲稿还有录制节目的细节,这才离开了咖啡馆。

   ……

   林熙蓉说演讲稿得需要两三天才能大致的搞定,薛晨也不是很急,这一天,他早早的来到了店里,因为今天会有五个顾客从国各地赶来,都是卓越古玩网上的会员,找他做过鉴定,在网上看时都鉴定为真品。

   现在网站上每天申请鉴定的越来越多,为了保证不影响他自己的生活,不得不让技术员给加了一个数量的限制,每天最多五十个申请,这样一来就比较容易解决,不会占用太多的时间。

   毕竟,他不可能将所有的时间都用在网站上面,虽然那样一来肯定会带给他更多的交易量,可却势必影响正常的生活,那就本末倒置了。

   他刚来到店里,还不到十分钟,伙计就来到楼上,说有一位远道的客人来了。

   客人请上楼后,薛晨给到了一杯茶。

   这位客人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,穿的普普通通,听口音是南河平原市那边的人。

   “大哥,贵姓?”薛晨坐在一旁,拿出一根烟递过去。

   男人看了薛晨一眼,下意识的摆摆手,略有一点局促的说道:“客气了,我不抽烟,我姓孙。”

   “孙大哥,不用客气的。”虽然说不抽烟了,但是薛晨还是从烟盒中抽出了一根递了过去。

   孙姓男子有些诧异的看着他。

   “孙大哥,的食指和中指的内侧都有点黄颜色,应该是经常吸烟熏得的吧,怎么会不抽烟呢,真的不用客气的。”薛晨笑着说道。

   孙姓男子听到薛晨这么说,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,往后缩了一下,神情有一点不自然的说道:“那谢谢了。”这才接过去了一根烟。

   见到这个男人似乎有一点拘谨,薛晨也没有在意,这种情况很常见,一来是毕竟第一次见面,大家都很陌生,而且还是涉及几万甚至几十万的交易,心里难免会有些谨慎。

   为了缓和一下气氛,他同孙姓男子闲聊了几句,都是聊一些家长,等感觉到男子似乎放松了一些,这才说到了正事:“孙大哥,东西带来了,方便我看一看吗?”

   “带来了,带来了。”孙姓男子将手里提着的一个黑色的皮包拿到了茶几上,然后从里面取出了一个被一块布卷着的扁平物件。

   缠着的布一层一层的打开,当露出了里面包裹着的东西,薛晨眼睛一亮,先是用眼神询问了一下,这才将东西拿在了手里。

   这是一个砚台,但是和平常经常见到的不一样,是比较少见的陶砚,而且有意思的是,陶砚的造型是一只乌龟,很活灵活现,也颇具创意。

   四只脚充当了陶砚的足腿,上面的乌龟盖是能够掀开的,拿起来后就是用来研墨的地方了。

   看着龟壳上面的纹路,还有这种特殊的造型,很具有唐代的浪漫主义色彩,虽然在市场上比较少见,但还是有参考例子的。

   没有用玉瞳,他自己就可以肯定,这件砚台是个好东西,唐代的,不会有错,而且是颇为讨喜的好东西,买下来后就算不卖,自己留着收藏都不错,

   “孙先生,给个价?”虽然在网上时,他给了一个价格了,但面对面的交易肯定不会按照网上的报价交易,至少已经完成的四十多比交易都和网上的报价不一样。因为他在网上给的报价比较保守,就算卖家提一些价也是理所当然的。

   孙姓男子看了看茶几上的龟型陶砚,又看了看薛晨,考虑了一下说道:“九十万吧。”

   九十万……听到这个报价,说真的,薛晨有点意外,不是这个价格太高了,恰恰相反,这个价格真的很公道,他本以为会要价百万以上呢。

   他看了两眼这个孙先生,隐隐的感觉有点奇怪,应该说从一进门就感觉这个男人有点怪。

   玩古玩的,平日里接触的人多了去了,一般来说都是那种非常吃的开的人,随便就能和陌生人聊上几句,性格都很外向,像眼前这位孙先生这么拘谨的真是少见。

   再说这个要价,也有点不符合一位玩古玩的人,都说漫天要价,落地还钱,最适合说古玩圈了,十万块钱的东西恨不得要价一百万,一百万的物件敢要加一千万。

   薛晨望着这个孙姓男子,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,嗅到了不对的气息。抖阴h